手機客戶端網站支持IPv6

長按識別二維碼

逐夢深海

   發布時間:2020-12-16 07:58   文字大?。篬    ]   瀏覽次數:  

  

  12月15日。三亞。中國科學院深??茖W與工程研究所某實驗室,一群人圍著一個“球體”上下攀爬忙碌——全海深載人潛水器“奮斗者”號成功完成萬米海試勝利返航后,接受深潛試驗后拆檢。

  “檢測工作結束,‘奮斗者’號萬米海試后的安全性能達到設計驗收標準!” 江蘇省特種設備安全監督檢驗研究院無錫分院謝一麟第一時間接通了“奮斗者”號總設計師葉聰的電話。“意料之中,”此時身在無錫的葉聰淡定表示:“下一步將嚴格做好潛水器全壽命周期的技術保障,服務深淵科考任務。”

  時間撥回到11月10日。當天8時12分,中國載人潛水器“奮斗者”號成功坐底世界海洋的最深處——10909米。11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賀信中高度評價了“嚴謹求實、團結協作、拼搏奉獻、勇攀高峰”的中國載人深潛精神。

  短短16字,濃縮了中國船舶七〇二所三代人20年間篳路藍縷研制“蛟龍”號、“深海勇士”號和“奮斗者”號的奮斗歷程。而今,“深潛精神”在太湖之濱光芒愈盛:七〇二所和無錫市共建的太湖實驗室即將叩石墾壤,聚焦深藍,共同探索深海裝備技術領域。

  三臺潛水器詮釋深潛精神,萬米海底向中國打開大門

  葉聰對數字有種執著,因為數字在他眼里意味著奮斗、挑戰、成功。在“奮斗者”號之前,潛水器下潛至萬米的總數為7次,前后共有10人抵達萬米;而“奮斗者”號達到了8次、11人,刷新了載人深潛新紀錄。說到“10909”時,葉聰幽默中帶著一份自信:“再要突破這個數字,只能挖坑了!”

  “深海勇士”號總設計師胡震,則更樂于談自主創新。2002年,“蛟龍”號正式立項,一切都是從零起步,當時面臨的最大難題就是專業人才缺乏,加上國外技術封鎖,中國工程院院士徐芑南領銜的研制團隊確定“重點突破、集成創新”的設計思路,創造了7062米的“中國深度”。2009年,4500米“深海勇士”號立項,雖然下潛深度變小,但科研的難度系數更大:要解決載人潛水器關鍵核心設備的“卡脖子”問題,從集成創新向自主創新跨越。胡震介紹說,最關鍵的載人球殼是個內徑2米多的鈦合金球,試樣多達幾千次,從立項到成品,花了整整6年,百余家單位的協同努力、一步步摸索和嘗試,“深海勇士”號實現了“核心技術自主化、關鍵設備國產化”。到了“奮斗者”號,目標就是挑戰世界海洋的最深處、人類難以輕易企及的萬米深度。

  這是一場更為艱難的探索和攻關。胡震說,極端深度對潛水器的結構、材料、導航等都提出了巨大挑戰,對應極致設計、極限制造,七〇二所聯合深潛技術“國家隊”集智攻關,掌握了總體、結構、機械等關鍵技術,“奮斗者”號由此成為我國第一臺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全海深載人潛水器。

  “蛟龍”號從立項到海試成功,用了將近10年時間;“深海勇士”號用了8年時間;到了“奮斗者”號,時間縮短為5年。葉聰感慨地說:“20年間的研制歷程,遇到的問題呈數量級的減少。”他說,“奮斗者”號展示了一個自立自強的中國形象,證明了我們可以為探索萬米深海提供中國力量!

  三代深潛人傳承深潛精神,為同一個強國夢接續奮斗

  當舉國上下都在為“奮斗者”號今天的成功歡呼雀躍時,很少有人知道,在30多年前,載人深潛只是一門小眾的學科。“蛟龍”號、“深海勇士”號、“奮斗者”號,三臺潛水器的背后,站著深潛三代人:徐芑南、胡震、葉聰。

  2001年1月的一天,遠在美國舊金山的徐芑南接到一個越洋電話。時任七〇二所所長的吳有生在話筒那端很激動:“老徐,7000米載人潛水器要正式立項啟動了,總師非你莫屬!”

  已退休6年的徐芑南毅然回國。他心底始終有個愿望:看到中國人獨立自主研制的大深度載人潛水器觸及深海。作為“蛟龍”號的總設計師,第一次海試,時年74歲的徐芑南堅持登上“向陽紅9號”工作母船,拖著裝滿藥品、氧氣機、血壓計等醫療器械的拉桿箱,和科研團隊堅守在一起。

  “當年科研隊伍中有很多人‘下海’,很難留住人。”出生無錫本土的胡震堅守在科研陣地,成為二代深潛人。“‘深海勇士’號是一次苦練內功的自主創新。”為了深潛器的一個小部件,他把國內60多個相關廠家全找出來,一家一家打電話??偹阍谏虾U业搅藦S家,他親自去談。一年半里,為這個幾千元的小部件,去了上海十來趟。每次下潛,胡震總是第一個來到后甲板,仔細檢查每個部件,確保做到萬無一失。這個習慣動作,給團隊帶來了很大的安全感。

  葉聰24歲就擔任了“蛟龍”號主任設計師,也是所里培養的第一代試航員。有次“蛟龍”號下潛到 2000 米深度時出現電氣絕緣故障,這意味著可能發生殼體漏水或短路。此時如果立即上浮,故障會消失,但問題并沒解決。經請示,三名下潛人員決定,適當延長一些試驗時間,關注每一個現場的數據。最終他們如愿解決了故障,并積累了寶貴的數據。

  三代人接續奮斗,延續著同樣的“中國載人深潛精神”和海洋強國夢想。“現在我們海試團隊平均年齡僅34歲,這是一支充滿朝氣的年輕團隊,盡管研制、海試還是會有難題,但應對起來要從容得多。”葉聰說,“奮斗者”號母船“探索一號”在海上的49天時間里,他們包了三次餃子,吃了三次火鍋,還有后甲板BBQ,出了三期刊物——一支有規律、有計劃的職業團隊,拿出的是國際級的科研成果。

  從“四千四萬”到深潛精神,激發無錫從太湖到深海的創新遞進

  曾有人納悶:從“蛟龍”號到“深海勇士”號、“奮斗者”號,三臺潛水器為什么是從無錫這個不靠海的城市潛向海底最深處?答案,正藏在這片土地上。

  昨天得知三亞的特檢順利通過,距離七〇二所20多公里的劉熹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我們經受住了萬米考驗!”劉熹的企業是“深海勇士”號球艙制造任務的參與者。在研究了“蛟龍”號的瓜片式球艙焊接工藝后,劉熹大膽提出——一次沖壓成型。改造電爐、重開模具、調整溫度、優化流程、精準控溫……在工藝接近極限時,一個直徑2米的完整鈦合金半球成型了。他自豪地說:“從‘深海勇士’號開始,兩代核心鈦合金半球設備成型全部在我們企業完成。”

  和劉熹一樣,在“奮斗者”號研制過程中參與協同攻關的無錫本土企業有近30家。胡震告訴記者,有的甚至從“蛟龍”號時代就伴隨著一路走來,共同奮斗了20年。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蛟龍”號距出海僅剩5天時間,一臺進口水下電機出了故障,一家本地企業連夜派技術人員前來,一天一夜不眠不休趕工修復,保證了“蛟龍”號準時圓滿完成海試。

  深海奮斗者們的深潛精神,深深感染并鼓舞著這方土地的人們。2017年,“奮斗者”號一個試驗裝置需要擴建,卻迎面遇上無錫交通規劃中的地下隧道工程,七〇二所緊急向市委市政府打報告請求協調。經過多方協調,很快,一條規劃好的隧道為試驗裝置讓路改道。

  “無錫是我們載人深潛科研人員的家。”11月30日,“奮斗者”號凱旋時,葉聰動情地說:“無錫制造業發達,有很強的工業配套能力,更重要的是這里有敢為人先的精神和開放包容的文化。”

  “無錫企業家身上有著‘四千四萬’精神特質,與‘中國載人深潛精神’互為呼應,無錫的創新基因和深潛人的科技基因相互滲透。”市科技局局長孫海東表示,作為無錫城市新戰略的太湖灣科創帶,正在尋求更為廣闊的創新平臺,而與七〇二所共建并即將起航的太湖實驗室,正契合了院地全面戰略合作的愿景。

  逐夢深海的奮斗者們,和這座以科創、實業為根本的城市,將在自主創新的海洋強國之路上共同攜手擁抱未來。

來源:無錫日報

(★^O^★)MG烈焰钻石游戏说明 四川金7乐中奖规则及奖金 全民欢乐捕鱼攻略技巧 qq彩票秒速时时彩首页一点击进入 斗三公 莱特币软件安装方法 360足球比分直播网 水果老虎机技巧打法四步 辽宁35选7出球顺序一览表 福彩3d预测分析 彩经网河内五分彩开奖结果 ds视讯app 乐购五分赛车 足彩即时比分 江苏11选5三个月号码 兜趣江西麻将下载 彩票论坛双色球予号